阅读笔记:《尼古拉·特斯拉传》

作者: 剑飞 分类: 知识管理 发布时间: 2014-01-07 18:48 ė1233 views 6没有评论

## 阅读笔记:《尼古拉·特斯拉传》
笔记时间:2014年1月7日
 
  • “事物总是创造于天才的头脑,而非自然。即天才总是在事物真实存在之前就已在头脑中形成关于它们清晰图象。”在这方面,我们总是需要往前想一点。
  • 回顾历史,我们知道当科学思想发现自己处在十字路口时,科学家往往开始从过去寻求支持和灵感。
  • 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思维旅行:“忽然,我开始摆脱我所熟知的小天地的束缚,本能地开始我的思维旅行,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新景象。刚开始,我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无法辨认的影像,当我努力集中注意力在它们身上时,它们飞快地从眼前闪过。但是,渐渐地,我能把这些图象固定下来,它们变得清晰可辨并最终呈现出真实事物的具体细节来。不久我就发现跟着自己的想象纵横驰骋时最舒服不过了。于是我开始旅行–当然是在大脑里。每个晚上(有时甚至白天),当我独自一人时,我就开始自己的旅程,看见不同的地方、城市、国家,有时定居下来,遇到不同的人,互相了解并交上了朋友。然而,令人无法置信的是,他们对我真诚而友好,就像在真实生活中一样。他们所有人都生活悠闲,与世无争。这样一直持续到我十七岁时,从那时起我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发明创造中去。”
  • 当有了一个想法时,他立即开始在头脑中精心制作。他可以在头脑中随意修改设计,改进它,启动装置并让它运转。对他而言,在实验室或在大脑里检验是一样的。他甚至能考虑到妨碍发明装置正常运行的方面……
  • 用这种方式他能完美地实现自己的想法而无需动手,只要最后在脑中对产品进行具体的检查。二十年间他所有的发明都是以这种方式完成的,无一例外……
  • 特斯拉相信:“我们将完全没有必要去输送电力。因为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机器将由在宇宙任一点获取的能量来驱动……能量遍布整个空间……”
  • 特斯拉自己创造的虚拟图像与视觉器官所真正感知的图像相互竞争。他好像把常人接受刺激的秩序颠倒了过来–从大脑到视网膜,把外界的图像消除掉而代之以自己头脑中异常清晰的图像。特斯拉接受的刺激好像来自“内部”,他称之为大脑实验室。另外,这是他主要的实验方法。他有将数学抽象的概念转化
  • 为内部图像然后给它们以几何的解释,并再把这些转化为在装置里能运转的物理模型形式的能力。
  • 他在头脑中“改进”和“调试”这些装置使之工作。当把这些装置用导线或其它什么材料制成时,它们总能工作。正如特斯拉所说,当这些装置都符合自然时它们肯定会正常工作。
  • 和其他科学家的预言能力相比,特斯拉的方法非常奇特。法拉第,和爱因斯坦一样,当有新思想出现时总是感到有肌肉运动的前兆并精神紧张。门捷列夫梦到三维鲜艳的带着明亮红色火焰的元素周期表,就像别的有预言功能的梦一样。然而,这些情况很稀少,只有极少数人并且在特定的时候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特斯拉的一生都伴随着这种情况,所以在几十年间他被训练得能维持这些精神和创造活动。
  • 当他接受到有效外界刺激的影响时,他能驾驭它们,控制它们并加以分析。他能做一些看上去不可能的事:通过对自己的训练,他超越了人类的层次,可以不接受外界的刺激,而只靠自身的精神来感知世界。他的天才本质实际上是:在外部场影响下被他所理解的或在他的潜意识里出现的事物其实是宇宙过程的图像或相同的自然规律。正因为如此,他和别人有明显的不同。他谈到旋转磁场,在外部场发生
  • 改变的影响下电动机转子开始转动时:“现在我知道了宇宙是怎样运转的了”。
  • 人是宇宙力的机器的观点是他理论的源泉。
  • 特斯拉的计算记录在现代专家看来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们太简单,如果没有注释,根本看不懂。只有和特斯拉有相同理解力的人才能懂得特斯拉的计算。
  • 斯拉参透了这个以前从未被发现的领域–时间工程技术。
  • 印度著名哲学家Vivekananda(Ramakrishna代表团成员),被派往西方看有无可能联合所有的宗教。1906年在纽约的实验室里拜见了特斯拉后他立即致信给在印度的同事Alasingh。他兴高采烈地向他描述拜会特斯拉的情景:“他不同于其他西方人。他向我展示了他的电学实验。他对电就像是对一个有生命的生物一样。他和它交谈,命令它。我与来自上帝的最高层次的人通了话。毫无疑问,他具有最高水平的灵性,他能召唤来我们的神。在他多彩的电光里,我看到了我们所有的神:毗瑟挐(印度教主神之一,守护之神) 、湿婆神(印度教的主神之一,作为世界的毁灭者和重建者而被崇拜)……我甚至感觉到梵天(宇宙最高的永恒实体或精神)的存在”。
  • 特斯拉在科罗拉多泉时曾写信给他在纽约的好友约翰逊说他有了一个关于高频电磁放电的利用的不成熟想法,如果能成功,那约翰逊将可以在荷马面前朗诵他的诗歌,而特斯拉可以和阿基米德一起讨论自己的发现。在他的研究日记里我们可以看到有关同样“绿色”电磁波的描述。这些波就像费城实验中出现的雾一样。当他再次回到科罗拉多泉的时候,特斯拉对记者说他和地外文明取得了联系,但几乎无人认真对待这一声明。然而,有证据表明特斯拉一直在单独研究“平行世界”的课题,也没有对外公布他的研究结果。听说他发明的装置能调整自己大脑的电磁振荡,从而控制自己的精神活动。这样,他就能与不同时间(平行世界)的人交流而没有任何困难。
  • 著名作家塞缪尔.克莱门斯(我们熟悉用笔名马克”吐温的他)常常作客特斯拉的实验室。特斯拉和他关系亲密,在他死后多年谈起他就好像他还活着一样。
  • 这个理论在小故事里有所表述但和作家在其他故事里的风格完全不同。天使告诉他们所有人都麻烦和灾难的来源。所有的不幸都来源于忽视了偶尔一些小事的真正意义。每一件这样的事都决定了联系未来事件的纽带。如他所提到的,人类的自由意志不过是一种幻觉,所有事情都是按照预定结果有规律的发生。这就是为什么人类个人的身心结构被一些可能的定数(系列事件)所限制,而人类命运的转变往往取决于高级生命的意志。例如:若一个天使参与到某个事件中,当一个人打开或关闭一扇“窗户”,这取决于这个人自己,但在这个动作后他的命运可能因为这个动作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即这个动作可能引发一系列的事件。这整个和特斯拉关于人是“宇宙力机器”想法完全一致,只不过作家用一种简单的戏剧方式表达得更清楚而已。最后,在天使离开朋友们之前,他透漏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秘密 –虚无,这让他们感到有些可怕。他说世间所有一切不过是思想,万物本不存在……“我只是一种思想,孤独的思想,它航行在宇宙的虚空里”。
  • 各种声音的特殊组合–音乐,表达着事物间的关系。或者说它们之间的相同和不同点。现象的出现和消失也遵循这同样的原则,这个原则说明了一个调整过的和谐系统怎样成长为年轻系统。音乐的深层内在结构和所有其他一切的内在结构是一样的。
  • 当两个或更多的振子以微小的时间差开始跳动(相位差极小),它们最后总能步调一致的振动。
  • 它们的行为遵循着最小能量原理,因为每个分离的钟摆同步振动比彼此杂乱无章的振动需要更少的能量。这种协调一致到处存在。
  • 我们可以说所有有生气的事物都是谐振子,它们不停的振动和改变自己的频率。即使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体也处于复杂的振动状态,所有的亚原子、原子、分子、亚细胞、细胞水平的运动都是一致的。
  • 我们的内在节奏是密切相互联系着的,它们也和外部世界保持一致。人的生理和精神状态的改变与地球围绕太阳的转动、退潮、洋流、日夜交替和其他许多宇宙运动都是同一个节奏。要是打破了这种和谐,生物体就会感到不舒服甚至有要生病的预感。
  • 我们的身体就像内在引导主要情感的代表者,它是我们在这个宇宙中个人特征。所谓的“健康身体”在本质上其实是有电磁物质基础的。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由特定的节奏配置所刻画,都要经历物理的死亡和灵魂的体外经历,最后又会转生。
  • 大脑有时会和外部结构共同进入一种共振状态;这样它的图像会远距离的传输到达大脑,即一种不依靠辐射而靠共振能实现的接触。
  • 现代了解宇宙的整体性方法有着某种神圣的传统。这些传统植根于任何的宗教基础,譬如犹太教、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的找到关于宇宙中任何一部分都包含整个宇宙信息的表述。这和全息技术的原理是相似的。即我们可以基于任何一小部分而得到整个宇宙的全息图。这种形式的全息图可以维持任意长时间。一个真实的人的全息图有时和理想宇宙节奏的物理基础有所不同。
  • (越接近理想节奏,差异就越小。)
  • 意识–人类精神实在的持续表现,在精神实在的状态与遗传物质的比较中得到提升,意识只不过是宇宙目的的普遍手段之一。所谓一个“正确的人”出现在一个 “正确的地方”是指这个人的意图与宇宙节奏协调一致了。意识力十分强大,我们必须采取对它造成的后果负责任的态度。因此,实际上我们由波而不是物质(或被称为“固体”的东西)组成。
  • 所有我们称为物体和事件的东西都是这些波的运动表现。每一个人都有由一定的波函数分配的独一无二的宇宙标志,每个人都有包含宇宙时间信息的全息图。宇宙标志就是用来刻画每个人特征的主要元素。通过这个元素,人可以用一些方法影响一切,甚至这些有时看上去是不寻常的。我们就是一种特殊的全息图,拥有无限潜能。
  • 宇宙自身就是一个大实验家。我们的大脑问他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管它们看上去是聪明还是愚蠢。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和科学家都拒绝在有关的宇宙现象的科学中使用有缺陷或过分严格的理论。
  • 要理解特斯拉,不仅要阅读他的原著,也要解释他的科学中各项的物理意义,特别是他档案文件中的秘密部分,这部分里的概念在别的文章里多次用到并具有很大意义。特斯拉的理论如果没有清楚的假设和像他一样的思考方式就很难被理解。
  • 这是特斯拉关于佛教思想中“我是虚幻”的叙述:“真的,我们是不同的事物,我们就像在主观时空里遨游的一
  • 列波。当这列波消失时,我们什么也没有留下。没有个人,我们无法在个人的海洋里辨认出属于自己的那列波。只有波的系列幻想,一个接一个的幻想。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不一样;我只是一系列相关联的存在,但它们又各不相同。这个系列就像一部电影似的只对连续统产生影响。这绝不是对我真实生活的主观臆断或错误理解。”
  • 最后,可以搜索一下特斯拉的生平大事记:“特斯拉生平大事记”。
1.jpg



本文出自 剑飞数据博物馆,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ikaoa.com/2014/01/07/4178

0
Ɣ回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